起底信用卡代偿:部分平台费用是银行分期2倍以

  起底信用卡代偿:部分平台费用是银行分期2倍以上

  多个代偿平台照旧运营,小赢卡贷、维信卡卡贷等费用贵过银行分期;虚构交易套现还款数额巨大将触刑

还卡易APP上代偿模式介绍。

  距离银联开展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还吧”“进前”等平台相继宣布关停信用卡还款相关业务。但新京报记者发现,部分信用卡代偿平台运营照旧。

  信用卡代偿市场占比居前三的小赢卡贷和维信卡卡贷,相关业务照常办理,且两家平台最高年化借款利率都远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手续费,借款10000元需要支付998元-2000元费用甚至更多,几乎是银行分期费用的2倍-4倍。

  据了解,代偿平台惯用的模式分为三种,平台代还、套现贷和信用卡套现,此次被重点打击的是“套现贷”模式。不过业内人士也提醒,信用卡代还属于以贷还贷,本就不被银行政策允许,一些使用POS机以虚构交易等方法套取现金从事信用卡代还的,数额巨大的还将会触刑。

还卡易APP宣传语。

  多个代偿平台照旧运营

  “缺钱的私聊我,没有任何费用,不回访,资料简单,不管年龄,不管黑白,24小时内到账包你拿钱(请不要一开口就是几十万,最多一万)。”在一个约300人的QQ群中,名为“有你真好”的网友在招揽信用卡代偿“生意”。

  11月中旬,银联发布《关于开展收单机构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立即关停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并将开展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一个多月过去了,新京报记者发现,部分信用卡代偿平台运营照旧。

  新京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搜索,看到一款名为“还卡易”的APP,简介中称“新用户首笔交易返手续费”“新人注册达标,免费送价值299元POS机一台”。

  还卡易APP需要绑定本人身份证和银行卡进行实名认证,还款方式有两种,一是“无卡收款”,指信用卡提现,无需POS机,直接在线上输入金额,就可以帮用户把自己信用卡余额提现到储蓄卡上。其客服人员表示,这类方式实则是APP帮用户套现,交易会匹配真实商家避免被查。该方式适合多张信用卡倒着还,手续费为0.6%+2(例如10000元手续费是62元)。

  另一种还款方式是“我要还款”,利用信用卡内剩余额度5%-10%,在账单日出来后到最后还款日期期间进行循环消费操作,只是利用余额帮用户把这期账单延期到下一期账单,平台从中扣0.7%的手续费(例如10000元手续费是70元)。不过客服人员称,这种模式在12月4日后暂时不对新用户开放了。

  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信用卡代偿市场中份额占比位列前三的小赢卡贷、维信卡卡贷得知,相关业务还照常办理。萨摩耶金融的客服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

  小赢卡贷客服介绍,其是作为中间撮合平台,帮用户找到借款资金,用以偿还信用卡。最高可以提供8万元授信额度,借款利率最高不超过年化20%,最低9.98%。假设借款1万元分12期还,一年需要支付利息998元-2000元。

  维信卡卡贷同样是以平台借款形式代还用户信用卡,授信额度最高20万元,一般根据用户手机、银行卡、身份和征信等多重认证决定,利息为不超过年化利率36%,下限不确定。当记者表示36%的年化利率太高时,客服人员称,这个低于国家“高利贷”标准。

  两家平台客服人员都表示,若用户对授信额度不满意,申请过程中都可解约。

  银联剑指“套现贷”模式

  多个代还平台客服人员表示,平台是合规运营。

  那么,违规的边界在哪儿?根据上述银联《通知》,信用卡违规代还的特点包括但不限于特定应用程序、移动支付APP利用信用卡账单日和还款日时间差,通过违规存储持卡人支付关键信息、系统自动化发起虚构交易,以较小的金额进行定期或不定期循环还款。《通知》同时指出,此种违规业务极易引发持卡人支付信息泄露、资金损失等重大风险,甚至引起恶性案件,收单机构应当高度重视。

  上述还卡易APP已暂停的“我要还款”就是这样的模式,该模式在业内被称为“套现贷”。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向新京报记者举例称,假设有一张1万元额度的信用卡,本月1日出了9000元账单,还款日是当月21日,在账单日和还款日间隔的这20天里,产生的新消费都计入下期账单,由此可以反复把剩余额度1000元套现出来,以拖延还款日期。持卡人需要支付的仅是套现手续费。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